留言管理政策

留言管理政策

言論自由讓香港成功,同時也確保不同的聲音能夠互相尊重,大放異彩,因此本博開放留言功能。然而,近年有些人濫用言論自由,而且做盡壞事(特別是來自財團手下以及中國的「五毛」等網絡打手),這些人的言論基本上毫無道理,旨在混淆視聽或浪費大家的時間。

有見及此,本博決不容許這些人在這裡呃「維穩費」或「打手酬金」,採取以下措施管理留言:

1. 所有不具名的留言,不論是否合理,將一概不留。
2. 本博將審核所有具名留言,並對留言是否刊登保留最終決定權。「五毛」或沒有意義的「灌水」留言將不會刊登,但會保留日後公告天下。本博亦會不定期重新審核已經刊登的留言。
3. 為避免變相為這些人「出糧」,本博將保留「五毛」和「灌水」的最終定義權。
4. 本博將保留但不刊登任何涉及人身攻擊或誹謗的留言(不管攻擊對象是誰),並會保留轉交有關人士處理的權利,如涉及訴訟等問題,留言者須自行承擔所有後果!
5. 本博將不定期更新上述政策而不作另行通知,並保留最終解釋權。

感謝大家合作!祝大家瀏覽愉快!

2014年7月26日星期六

《主場新聞》結束

主場新聞的結束,對讀者來說是一大損失,也說明了香港的新聞自由陷入危機。

本博特別感謝主場新聞總編輯鍾沛權先生對本博的賞識與提攜。

還記得鍾沛權先生誠邀本博成為主場新聞的博客,並在今年初於主場新聞首發文章,贏得不少讀者的支持和認同。

展望將來,本博惟願大家堅持主場新聞「為香港做點事」的精神,打開天窗說亮話。

(附錄:主場新聞的聲明全文)
各位,主場新聞今天要結束了!

辦主場新聞是出於簡單信念,「為香港做點事」,推動社會前進,同時希望像美國Huffington Post一樣,創造一個成功的媒體生意,打開新局面。

「為香港做點事」,背後沒什麼偉大使命,只是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儘量關心社會,做一個正常公民應做的事。我生於1964年,今年50歲,趕上嬰兒潮最後一班車,受惠香港八九十年代經濟起飛,把握了向上流動力的機會,就如普通香港人,年青時埋首事業,到略有小成,想利用自己商界的經驗、人脈及知識,走向社會。

我恐懼

原來今天的香港已經變了,做一個正常公民、做一個正常媒體、為社會做一點正當的事,實在不容易,甚至感到恐懼 — 不是陌生,而是恐懼。由於當前政治鬥爭氣氛令人極度不安,多位民主派人士,被跟蹤、被抹黑、被翻舊賬,一股白色恐怖氛圍在社會瀰漫,我亦感覺到這種壓力。還有,作為一個經常往返內地公幹的商人,我得承認,每次過境都會提心吊膽,但這是我過分疑神疑鬼嗎?那種感覺,根本不可能向外人説得清楚。

令我最不安,是家人也感受到這股壓力,終日替我擔心。隨著社會氣氛逐漸緊張,這股壓力在我身邊蔓延的程度令我日益困擾。在家吃飯,我堅持不開電視,因為我不想面對面跟家人討論社會話題,我知道他們只會愈來愈擔心。家人因我憂慮,我傷心。

我誤判

兩年前,我和幾位朋友一同創辦主場新聞,我們以理性為起點,相信包容是香港最重要價值,以博客和新聞策展為基石,創造全新媒體形式。根據最新數據,主場新聞上月平均每日「獨立瀏覽人次」(Unique Visitor)有30萬人,表現可算理想。從開始,我們當一盤正常生意來做,可是,在不正常的社會及市場氣氛下,主場新聞的廣告收入跟它的影響力,不成比例。主場新聞小本經營(很多熟悉我們的博客可作證),但創辦至今,每月從未達至收支平衡。最大問題是在可見將來,香港社會氣氛只會更見緊張,從生意角度,主場新聞實在看不到曙光。有人問我,主場新聞有沒有出現抽廣告情況,答案是沒有,從未落,何來抽?香港不單止核心價值被扭曲,市場也被扭曲。

我愧疚

我的恐懼及誤判,源於我曾一度相信香港還是一個正常的地方,一心以為可做一個關心香港的公民、一個相信市場的商人,很明顯,我錯了。在一個不正常的社會和市場,做一個正常的公民和商人,原來竟是錯誤的幻想。

對於兩年來努力拼搏的同事,我很內疚,因為大家年中無休,義無反顧地用行動來支持主場新聞的信念。對於家人的包容,我更內疚,讓妳們為我憂慮了這麼長的時間。對於支持主場的博客、海內外讀者,你們終於發現,原來我也只不過是個普通人。我實在盡了力,也只能走到這麽遠。

主場新聞由即日起正式結束,再見!

蔡東豪
2014年7月26日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